关灯
护眼
字体:

壹四尺玉22(第1页)

手机阅读m。sgzww。com

万重看了看屏幕上的陌生号码,接了电话“对,我是万重。……哦?您就是岭南人?幸会幸会!……不打扰不打扰,特别感谢您的来电。……行行行,咱们见面谈!……我多早都行,起得来!……在公园见面?6点整?可以可以!咱们不见不散!”

这通电话仿佛自带烟火气,令整个房间的气氛于冰冷中渐渐有了温度,这份温度即使在电话挂断后也一直留有余温。

“最早写《七杀》的作家,岭南人?”青岫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还挺顺利。

“是,这老爷子约我明天早晨6点去公园见个面,他每天清晨都在那个公园晨练。”

“是离酒店不远的那个公园吗?从门口就能看到大湖。”青岫想起自己第一次从四尺巷口出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寂寞的公园。

“对,就是那个公园。”万重语气里的兴奋已经渐渐平息,虽然心里希望明天能有所收获,但从客观的角度出发,自己毫不期待那位老作家能明白并道出全部玄机。

明亮的屋顶灯在午夜格外突兀,已经被关掉,此刻亮起来的是暖黄色台灯。

两个人的目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这些作品必须要在天亮之前全部看完。明天,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屏幕上全屏展示着一幅很抽象的画作,由很多颜色交织在一起,那些颜色或是块状或是条状,有的是实体色,有的是半透明的颜色,也说不清画作者是要表达什么,也许是人生,也许是梦,也许是甜美的爱情,也许是迷茫的青春。

万重对这幅作品没有过多留意,看了看下面的作者标签,写的是个英文名字fiona84级工艺美术3班。

万重等着青岫进行下一幅作品,但青岫的鼠标迟迟未动。

青岫盯着这幅画仔仔细细地看,仿佛要将每一个色块后面隐藏的另一层颜色也看出来。

“qfc。”青岫说话的同时,慢慢站起身来,但眼睛始终未离屏幕。

“kfc?”万重没听太清。

青岫用手指着画面右下角的两个色块之间的缝隙,只见在一块柠檬黄与一块柠檬绿之间,画作者用十分接近色块的渐进颜色写出了这三个浅浅的字母qfc。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qfc,权凤春。

“是权凤春的姓名缩写?”万重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我认为是。”青岫说。

“你是怎么发现的?”万重不认为青岫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三个隐藏在画作里的字母,一定是画作本身的内容先吸引了他,才导致他继续观察的。

“是这些五颜六色的形状,”青岫第一次向人敞开心扉去形容自己看到某件艺术品之后的真实想法,“让我想到了咸酸甜。”

青岫这么一说,万重也觉得。

刚开始还觉得这些色块虚无缥缈,但如果说它们是咸酸甜,那这份飘渺就落到了实地,渐渐就有了质感和味道,甚至有了岁月和风情。

两个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马不停蹄寻找这权凤春的下落,感觉整个寄寓市充满了她的信息,但偏偏就找不到人。

此刻,这个人亲手画的画作就在眼前,这份不真实的亲切感令人有些想哭。

“明天一早我去璞玉中学联系吴老师,看能不能查出这个fiona的情况。”青岫没有轻易说出权凤春三个字,因为还不敢百分之百肯定fiona就一定是权凤春。

青岫继续说道“还有卫桦,吴老师的是她的办公室电话,今天一直没有打通,说是在开会,后来就没人接了,大概是下班了。”

“要不,你把这些先记一下儿?”万重好心提示了一句,感觉在青岫今天说过的几点之后又开辟出很多新思路。

青岫打开记录本简单写下来,又听万重在身旁说“咸酸甜这个是不是也该记一下,既然这是个线索,那卖咸酸甜的全姐应该并不那么简单,说不定还能想办法问出些什么。”

万重从不觉得全姐和那艘福船一样,仅仅是作为一种线索象征而存在的。

如此一来,青岫的本子上就列出了六条重要事项1通过小莫联系闵黎生;2去公园见《七杀》作者岭南人;3联系卫桦;4去珠宝店找欧阳老板,了解其收玉的目的;5去璞玉中学查fiona;6试图让咸酸甜全姐再次开口。

两个人虽然已经身累心累,但还是坚持着把数码相机里所有的作品都看了一遍,不是浏览,而是走心地研究。全部看完之后,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后面的作品里没再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今天已经是初六了,抓紧时间睡一觉吧。”万重躺在靠近窗子的床上,很快就有了睡意。

青岫去关了半扇窗,夜风实在有些冷了。

四尺玉巷依旧以它特有的暗度矗立在这个时空里,就像有生命似的,一旦这个世界的秘密被破解,它就会游走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什么地方。

https://m.orion34g.com 猎人小说网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